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十指环兜的博客

来者不拒,去者不留,常来常往,更胜一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散文 放飞,穿越  

2016-04-07 15:42:5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指环兜   散文

放飞,穿越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凡放风筝,总希望它飞得高高的,穿越时空,到天堂去拜拜玉皇,见见嫦娥。

      欲放风筝,必先得有风筝,现在可以买,我们那时候全靠自己做。

      我们小的时候,大人们忙于生计,无暇顾及孩子的玩耍,只有自己动手,边弄边琢磨。削四片一尺五寸长短的竹片,摆成“王”字,用棉线将竹片交叉处捆死,糊上皮纸,贴上尾巴,安上斗线,一个方形“风筝”就做成了。稍作改动就可以做成“T”字形的。技术活,说来容易做来难啊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好歹算个风筝吧,兴致勃勃地拿到官山坡去放,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飞了起来,还不停地翻筋斗。不过我们还是欢呼雀跃,毕竟,它载着我们的希望起飞了!

      第二次扎制风筝的时候,我已经是两个小孩的父亲了,专为孩子们定制,一人一个。这天晴空万里,风也大,家属区的娃娃们都聚集在一块空地上竞放,好不热闹。我背着风将风筝一举,那风筝像脱缰的野马,“呼呼呼”几下就飞上天了。姐弟俩跳跃着,高喊着:“上天了,上天了!”是啊,上天了,这梦做了二十多年了!我把两个线滚用筷子穿着,交给姐弟俩一人一个,姐弟俩专注地拉着线,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。突然,线头“呼”一下从女儿手中滑出。我的第一反应是追上去,抓住它。谁知那线头闪电般遁去,那风筝摇摇晃晃越过一座小山,不知去向。女儿急得哭了起来。我说:“不哭,这风筝上天了。爸爸另外给你做,啊!”

      为孙子扎风筝,应该是我的第三次吧,扎技越来越高,个头越来越大,还画了娃娃笑脸,配了丝线装饰,线也买得多,还买了卷线轮,放的都快挨着白云了。孙子高兴得不得了。后来他爸妈又给他买了一个老鹰筝,有头有尾有翅膀,还有眼睛,尼龙绸的,孙子更加喜欢。相比之下,我做的就显得陈旧老套落后时代了。

      2006年春天未到,贵阳的媒体纷纷放出风声:“今年将有一个名叫‘通天白云龙’的巨型风筝亮相白云风筝节。它身长2200,线重100公斤,300人放飞,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龙类风筝。”还说,“来自美国、英国、瑞典、日本、新加坡及港澳等18个国家和地区,国内25个省市30支风筝队的400多名运动员将共同竞技白云蓝天。”430开赛那天,我们一家早早起床,紧赶慢赶到了白云风筝放飞场,远远望去——哇,满天的纸鸢飞舞,老鹰筝,蝴蝶筝,鲤鱼筝,美人筝,龙筝,凤筝,还有飞机筝编队,长的几十米,花花绿绿,有声有色,争奇斗艳,美不胜收,使人眼前为之一亮,心里为之一震,惊呼“盛况空前,大开眼界!” 忽然,巨型屏幕上十二个红色大字映入我的眼帘:“风筝牵线,文化搭台,经贸唱戏!”我大为震惊:“原来,风筝还有这等玩法!”正是:

            纸鸢遇佳期,天宫万里扶摇去;

      白云逢盛世,银朵千堆扑面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2016.4.2.红梅居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