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十指环兜的博客

来者不拒,去者不留,常来常往,更胜一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散文 童年做的陶艺  

2015-12-09 22:16:4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指环兜   散文

童年做的陶艺

 

         每到一家大型商场,我必定要去瓷器卖点转一转。因为我童年时特别喜欢捏泥巴,对这些泥巴的精灵自然有着特殊的情感。况且,大型商场摆放的都是些瓷器的精品,是享眼福的好去处。的确,每次走近这些奇葩商品,立刻被精巧的造型和奇丽的色彩深深吸引,久久不肯离开。我惊叹从陶到瓷,从实用到艺术的伟大蜕变;更惊叹这种蜕变竟然经历了上万年的孕育;感叹祖先的伟大和睿智;由衷地为英文“China”一词感到骄傲和自豪。每到这时,我那捏泥巴的童年趣事就会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。

      农村使我们与泥巴零距离接触,捏泥巴便成为我们童年的重要内容。黄泥,黄里透红,透着火一般热情,给人暖烘烘的感觉。黄泥细腻,粘性强,又称黏土,是捏泥巴的最佳选择。取黄泥适量放在青石板上,用卵石擂细,兑水,调匀,搓揉,瞬间变得软软的,绵绵的,像蒸熟的猪儿粑,捏啥是啥,惬意极了。

      起初只是捏一些小汤圆小珠子之类;继而捏锅,捏碗;后来捏小人,捏小猫小狗,小牛小马。 捏好的“作品”齐刷刷地摆在青石板上,然后和小伙伴们玩过家家的游戏。记得有一次玩拜天地,入“洞房”,捏了很多吃的用的,“大摆”宴席,举酒干杯,好不热闹。这一捏一闹就是大半天,母亲催吃饭都冒了火,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,临走还不忘带上几件精美的作品。

      最有趣的是,有时候我们也把捏的这些小人小狗丢进灶膛,结果大多烧裂了,但残片却变得十分坚硬;那些幸存的,成了宝贝,放在枕头边舍不得丢弃。现在看来,我们捏泥巴的过程无意间竟和祖先发明陶器的历史有些相似!

      初中的时候,老师带我们到四中搞展览,四中地下埋藏着丰富的上品高岭土,当时,四中大搞勤工俭学,在坝子中间掏了一个大坑,日夜开采。出于好奇,我们也钻进这个大坑,也掏了几坨高岭土到展厅来,的确与黄泥不同,灰白色,非常细腻。老师鼓励我们大胆捏。于是,我捏了三个头像:一个娃娃,一个老头,一个红军,比当年的小人大了许多,受到老师夸奖。后来,我待这三个头像阴干以后,又在表面涂了一层白油漆,还真有点石膏像的味儿。

      捏泥巴,让我们触摸到了陶瓷这个泥、水、火的古老艺术。虽然我们浅尝辄止,但还是从深层次认识了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泥,锻炼了动手能力。一旦有条件,我还要从头再来,体验泥、水、火的全过程,玩出点名堂来!

 

 

此文载《遵义晚报》201512835版《慢活》周刊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