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十指环兜的博客

来者不拒,去者不留,常来常往,更胜一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散文 过年趣事  

2015-12-23 15:36:3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指环兜   散文

过年趣事


            年晚饭是过年的重头戏。过去,无论多穷,也要千方百计弄上几个荤菜,让一家人饱享一顿。即使在“天天当过年”的今天,年晚饭也是不含糊的。

      我父亲走得早,母亲独手独脚拉扯我兄弟俩,生活着实艰难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不见几滴油,不打一顿牙祭,肠子都生锈了。所以,我们天天都眼巴巴地盼望过年。记得有一年,母亲发狠喂了一头年猪。杀猪那天,满请院人吃刨锅汤,唯独我哥不吃。他自个儿割下一坨猪板油,切成丁,满满筑了一大碗,再铺上厚厚一层白糖,放入甑子蒸;待到白糖化尽,每一颗油丁都亮透了,抬出来放在大方桌上,不用饭也不用菜,一个人唏哩呼噜几下,把那一海碗亮铮铮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;然后,舔舔碗,舔舔嘴,说:“安逸,硬是安逸!”

      记得有一年春节的一天半夜,一泼龙灯闹到我家小院,在朝门前敲锣打鼓哦呵成潮,就是不进来。我院一位长兄急忙上前作揖。锣鼓骤停。长兄唱道:“吉星高照,神龙驾到,光临寒舍,不胜荣耀。”门外唱道:“你家朝门大,你家门槛高,本想飞进来,神龙不弯腰。”长兄扔了一个红布袋袋过去。于是,锣鼓骤起,一波人蜂涌而入,在院坝里绕了两圈,便把长龙盘在院坝中央,一个个坐下来吃烟吃茶,等吃夜宵。一杆烟功夫,几大盆甜酒猪儿粑抬上桌面。龙人们也不客气,你一碗我一钵狼吞虎咽起来。这边我母亲和三伯母、四伯母三妯娌早有预谋,乘人不备,偷偷钻到龙头下面,“咔嚓”一下把龙嘴里的小宝剪下来,用围腰卷在怀里,钻进洪嫂子的房圈,藏进嫂子的被窝。那时,嫂子正怀孕,说偸了龙宝就会生龙崽。几个月后,洪嫂子果然生了一个胖小子,就取名“小宝”。这是后话。

      耍龙灯的一波人,知道我们小院有准备,两碗甜酒猪儿粑落肚,一个个嘴一抹,脱去袍子,赤裸上身。只听一声锣响,那蛟龙一跃而起,上下翻腾,左右逢缘,呼呼呼呼舞将起来。这厢突闻一声炮响,院子四角火花骤起,上下中烧,左右横扫,吱吱吱吱直射龙身。霎时间,小院里红橙黄绿青蓝紫搅做一团,一片火海。蛟龙在烈火与浓烟中翻滚,瞬间难辨首尾。正在这难解难分之际,只见那龙头一昂,拖着一副带火的骨架,向朝门飞奔而去。将至门前,蓦然回首,锣鼓骤停,龙人们一个个头冒青烟,齐声喊道:“腾龙贺岁,恭喜发财!”喊罢,调转龙头,裹着震天的锣鼓声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     过年的趣事实在多多,一纸难尽。限于篇幅,就让那些欲说未说的故事留在记忆中慢慢回味吧。


2015.12.23.红梅居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